Category Archives: 生活

过年想了很多从前从来没想过的问题,或者说,只是思考角度变了。看到人事的衰变兴渐,不禁怀疑起人生到底几何之意义?20岁的时候想要改变世界的想法天平渐渐倒向了贪图安逸享受的生活,寻觅一个地方盖几间小屋,种果养猪,种菜养鱼,其乐融融。每当想到这个目标为之动心的时候,难免被生命的有限纠缠得难以自拔。父母总会老,也总有一天会离开,那个时候还会有现在世俗的欢乐和家庭的满足么,对于将来的生活,真没有太多的憧憬可以,也许是奢求不能,也许是懦弱不能。

也许人和猪都必须有崇高的理想才能让生命灵魂得以安宁,就算是选择种菜作生活也不能忘了要改变世界的初心。

阿公阿嫲

今年过年听家里八卦说阿嫲百年后想去东林院,这是为了有饭吃。阿公百年后想把骨灰撒到大海:生前没四处玩玩,身后想开始新的旅程。

听罢感觉热泪盈眶的。

遗世孤立

每年除夕都得从老家祭祖回市里过个所谓的大年。大包小包,年货,蔬菜熟肉,杂七杂八都得搞上几大箱子,由于搞到很晚,回市里必然没了公共交通,实际上也不可能搭乘公车,东西太多。所以每年这个归家任务,落到了小叔的专列上。也是每年这个乘车的时间,额外会感到异常的孤立,匆匆忙忙要来,匆匆忙忙需走,还没来得及熟悉陌生又亲切的人事,便得奔赴另一个地址。

他们常常谈起婚嫁生子,定居立业,这种事情却被我十分鄙夷,生命意义壮丽,难道为之先辈家族尊荣和财丁两旺就得割杀掉生命的本质意义麽。这种矛盾引发各种对立,使得孤立感更强。

无聊的孤立感似乎一直都在,何始何终。

老娘电话

跟妈妈电话,谈到欠钱的问题又说起了没钱花的情况,我说,“卡里有钱。” “你爹不让取,说花太多。” “。。。”

又说起农村养老问题,“乡下一些老人一年连55块钱都拿不出来,子女不孝断分银,老太婆还能抽花,老头子连抽花都不会,哪里来有钱”,“。。。”

生活的本质有时候既残酷,又有趣。

Old Days

以前的时光大抵都是痛苦的,它的充实感往往会给人某些错觉:人一的一生都需要如此么,还只是年轻的时候这样。太多的时候在想一些没有边极的问题,受限于不可逾越的限制,常常会让人神经分裂。那长长的旧时光里迷幻的音乐、无望的等待填充了所有的空间,扭曲了年轻时候的美好维度。

也许人漫长的一生都该是贪心不足,等待等待还在等待。也许,是等一个时机,也许,也只是一通电话。你不知道从哪里能得到分解,也或者,你太过清晰自己能从哪里得到分解,但是不成熟的条件,往往便弄成了死循环。人生在痛苦中循环,从而制造能量。

荒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