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为啥手臂那么疼,一个礼拜前发现抬起来都很难,现在还是很疼,仿似脱臼了。严肃的健康问题哎,那么便如此:少用电脑,规律生活,慢吃饭,养肠胃,多锻炼。希望能胖15斤哎,人没啥远大理想,那就先树立个小目标吧。

竹席真你妈冷,敲完这几个字睡觉。

今天和堂弟去吃小白兔火锅,它表示以前从来没来过这种饭馆,很好,一个人一个锅不用担心别人往锅里涮自己不喜欢的东西。这是我从小到大最头疼的东西,既希望自己的习惯得到满足,又不希望大人投来以样的眼光。我堂弟显然比我强多了,他可以接受别人给安排的东西,也可以为了大人高兴牺牲自己的意愿,当然,在聚餐饭桌上,他可以能忍受别人往火锅里面刷任何东西。

我不行。

在满足别人和满足自己的抉择下,我完全选择满足自己,如果我不喜欢,我会自己打一碗白米饭淋上酱油,不去鸟一桌子山珍海味。大人们会无可奈何,我不知道这么做是错还是对,但我从小觉得:人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特有的习惯和『风格』,言听计从是完全不好的。看着大人板着脸,我心里暗爽。于是纵容自己放肆,不知不觉20年。

接触到越多的没自我,无个性的东西越多,越想表达对这些的不满,或者我的心灵依然慢慢的畸形成一个诡异的东西,以致今日我还是显得那么不合群。当我爱的一个人离开的时候,我找到一万个理由来说明为啥要离开我,但其实,理由无非就是我太刻薄了。我真他妈是个傻逼,自利的窝里横。

也许弱者和懦夫才会欺负自己爱的人,我不想再当这样愚蠢的角色。我对外物的刻薄,我不想同样来对待自己爱护的人。我深切的爱着我爱的人,可是为啥一次次的带给他们伤心遗憾。

这个世界,也许最最渺小的自私会包含伟大的关爱,平凡的关爱往往却自私透顶。纯粹的东西标价还是太高了,要怎么办呢?

秋寒 – 其四

夏去无情,秋来落。冬节不堪,奈春至。犹不得潇湘万里飘无羁,痴痴笑笑最天真。

快乐是那无端的烟云

俗世的快乐,在一刹那之后变得无比惨白,鲜活的心灵不应归属于这些繁华尘埃;深深的沉悯,高筑的哀伤,坚定的信念使之背弃无谓的享乐,抵达内心至高的深处。

也曾狂躁待物,也曾纵欲欢乐,皆无法剥去印痕,那文字和灵魂浇铸的刻画,时时浮现,仿佛不朽。

海之无际

行却声色,烹之无常。美轮美奂,禁如犒赏。漫万里烟霭,窃詹洲精奥。浮浮难得,乘长风愿不归。嘘虚我心,终生之幸毁。